刘欢 80年代背景下的天津少年

包罗万象的文档阅读平台

12580阅读> 故事> 刘欢 80年代背景下的天津少年

刘欢 80年代背景下的天津少年

发布时间:2016-11-17
|
763人阅读
|
7人觉得赞

刘欢 80年代背景下的天津少年

刘欢,一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名字,自1985年夺取首都高校英语和法语两项歌曲大赛冠军以来,一直屹立于歌坛之巅,1993年的抽样调查中知名度达87%,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流行歌坛“大哥大”。几乎每个中国人都能哼唱几句他的歌。

几年前,在央视《艺术人生》的录制现场,刘欢在天津读书时的16位同学和7位老师相约到来。看到那么多专程从天津赶来为自己捧场的故人,刘欢哭了。尽管刘欢和其中的很多人已经30多年没见了,但因往日情谊很深,即使他一时叫不出某位同学的名字,还是能回忆出当年与这位同学交往的片段。

刘欢1963年8月26日出生于天津的一个教师家庭,父亲和母亲都是12中的老师。刘欢的一位名叫常津的“发小”回忆说,小时候他家住在大理道,刘欢家住在常德道。因为两家住得比较近,所以上大学以前的大部分时间里,他、刘欢、戴志诚以及他的表弟四个人总在一起玩。3岁时,常津和刘欢一起进入和平保育院,后来他们又一起进入第十一幼儿园。6岁时,常津和刘欢升入体育馆小学。

刘欢在体育馆小学的文艺队时“主攻”的并不是唱歌,而是与现在姜昆的搭档戴志诚一起说相声。刘欢的京剧唱得也不错,最擅长的是《智取威虎山》选段。体育馆小学的宣传队当时在天津很知名,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亲王两次来津,他们都前去演出,并为当时的很多来天津视察的领导进行过多次演出,还去过山西大寨、大港油田慰问演出。那时候,刘欢和戴志诚演过小话剧《渡口》,相声段子则是“学大寨”。天津市中小学文艺汇演,刘欢和戴志诚说相声,同台参加汇演的还有刘亚津。

李老师是刘欢在小学文艺队时的辅导老师,他至今保留着刘欢在小学演出的照片,照片上刘欢正在说山东快书。在李老师眼里,刘欢本分、安静、不张扬、有同情心,李老师回忆说,小时候刘欢还让一个家庭条件不好的同学在他家里住过两个星期。

刘欢在12中读初中,那时候刘欢就特别喜欢音乐,有一次课间,他在教室里教同学学打鼓,把课桌拍得山响,最后还受到班主任老师的严厉批评。高中时考入了耀华中学,因为戴志诚没能考进耀华,于是刘欢就把大量时间放在了音乐上。如果那时候刘欢一直说相声,也许相声界就多了一个郭德纲,而歌坛却少了一个刘欢。

邹老师是刘欢在耀华中学时的班主任,她评价刘欢“守规矩、爱艺术”。当时耀华中学排练课本剧《灰姑娘》,刘欢演侍卫长,他的戏不多,但是挺出彩儿,就看他在台上晃来晃去了。在邹老师的眼里,刘欢很有文艺天赋,老师们都夸他“有眼就能吹,有弦就会拉”。刘欢下课没事就跑到音乐老师的办公室,玩玩这个,摸摸那个。那时候学校有一架破钢琴,腿都没了,架在三个板凳上,刘欢很喜欢弹那架钢琴。因为刘欢还会拉越南的乐器独弦琴,耀华中学的齐校长特意为他做了一把琴。刘欢也总琢磨双簧管,还真能吹出一些旋律。

在发挥自己艺术特长的同时,刘欢的学习成绩也很出色。高中毕业后,1981年,刘欢被学校保送到国际关系学院。大学时刘欢是个学习成绩中等,一上公共课就睡觉,但对音乐特别痴迷,一直是学校中的文艺骨干,经常写一些酸诗,酸曲。刘欢喜欢喝酒,曾经有人说,早年想去宿舍寻找刘欢,只要看到哪个门前的酒瓶子最多就是刘欢的“寝宫”。刘欢也经常在学院食堂与同学们参加周末活动,他经常喝着啤酒弹琴给大家伴奏唱歌,歌唱得越多地上的酒瓶也越多。

有一次他和朋友骑自行车从北京回天津,一边骑车一边双手撒把弹吉他。途中在一个小饭馆吃饭,服务员见到他们背着吉他,就请刘欢给大家唱歌。当时电视上正在热播《霍元甲》,服务员拿来报纸上的谱子,刘欢信手弹唱,博得了大家的喝彩。

1988年,刘欢凭借《便衣警察》和《雪城》的电视剧主题歌成名,3月份,谷建芬声乐训练班要在天津搞十场演出,刘欢和毛阿敏、那英等人都接受了邀请。刘欢当时的恋人、后来的妻子卢璐担任这次演出的报幕,两人一起回到天津。演出场地在第一工人文化宫,刘欢小时候就常常在这个舞台上演出,所以对这里非常熟悉。

卢璐在《嫁给刘欢》一书中回忆了当时在一宫后台第一次见到刘欢妈妈的场面——

“在后台,我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,声音由远而近,其中就有刘欢和谷建芬老师。但半天也没见他们进来,我好奇地偷偷把门推开一条缝朝外张望,却正好和一老太太的目光相遇,她也刚好扭过头偷偷朝我这边看,我赶紧收回自己。直觉告诉我这就是刘欢的母亲!我觉得她比我想象的要年长,胖胖的个子不高,像一个慈祥的大妈,特别是刚才往这边看的时候还有些怯生生的,一点儿也不显得厉害。”

演出结束后,卢璐和刘欢一起回天津的父母家。那时候刘欢家已搬到了南开区王顶堤一带的华宁南里。卢璐继续写道:“刘欢的家在五楼,刚爬到三楼就听到收音机或者是电视里传来他的歌声‘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……’。咚咚咚!刘欢一捶门,歌声戛然而止,我们这才反应过来:刚才的歌声是真人所为,太像了!简直能以假乱真。‘是我弟弟!’刘欢肯定地说,完了还嘀咕:他已经变声了?正琢磨呢,门开了:一个小号‘刘欢’探出了头。是小刘欢十岁的刘啸!哥俩长得太像了!”

2005年刘欢回天津,晚上吃完了饭,他开车到老房子附近去转了一圈,觉得“怎么这么小一个地方呀”?因为小时候觉得那个胡同特宽敞,房子也特别大。刘欢回忆说:“小时候搬家之前,我家是住在和平区,一个洋人留下的楼房里,据说是一块比较好的地方。一个胡同进去,有两个楼在前面。我估计一个楼本来只有一家人住,但是一到那个时候就全给分了,每间屋里都住着一家人。我们和隔壁那家中间只隔着一个拉门,后来垒了墙,才堵死了。”

一向特立独行、低调内敛的刘欢,公众只有在舞台上才能一睹他的风采,而他在天津的那段异常丰富多彩的成长往事,却早已隐没在舞台追光的灯影里。

提示:如果觉得此篇文章有用,请分享给您的朋友。

您可能还喜欢